« 回應「惡性高溫」 | Main | 醫療鑑定也是問題重重 »

Comments

五月時的某個傍晚在美國出了嚴重車禍, 對方(年輕墨西哥人)酒駕把正在等紅燈的我撞到車頭全毀, 引擎破裂. 當然也一頭砸在方向盤上造成眼部損傷. 登時血流如注右眼視線一片模糊. 勉強靠著受損較輕的左眼把車子滑行到路邊待援.

終於熬上了救護車, 第一個感覺就是冷, 冷到在五月的傍晚還能渾身發抖. 急救人員匆忙找出兩床毯子幫我蓋上, 再冒著渾身大汗把車上暖氣打開, 我終於暖到不再顫抖 (在此感謝那幾位渾身大汗還耐心陪我吹暖氣的老美急救人員).

接下來就是送 ER, 照 CT 以及冗長的等待. 終於過了八個小時的觀察期(確定有無內出血之類緩慢發作的後遺症)ER 醫師初步判斷傷勢不算太嚴重, 應該沒有立即的危險性. 這時候(半夜 11 點鐘)才聯絡眼科醫師來縫合眼部傷口.

又等了兩個小時眼科醫師終於在凌晨一點出現, 這時候傷口上不斷滲出的血液已經在臉上積成一層硬痂. 要做手術之前依慣例也是打局部麻醉, Lidocain + Epinephrine . 由於在台灣的時候,牙醫也是用這個混合劑處理我的一口爛牙. 我告訴眼科醫師我對 Lidocaine + EP 沒問題. 只是麻煩他等待久一些再動傷口.

眼部表皮縫合手術做到一半, 我也是突然渾身發出高熱, 熱到不由自主的想把身上蓋的墊的毯子全掀掉(眼科醫師發現我額頭上突然出現豆大的汗珠, 臉上突然像發燒一樣變燙). 他還是繼續在顯微鏡下縫傷口, 同時請我控制自己的呼吸. 終於花了半個小時把高溫緩和下來.

所以麻醉劑 (局部或是全身) 還是有其危險性, 即使是看似安全的 Lidocaine + EP.

比較之下半衰期短得多的 propofol 不知道有沒有類似的問題!? 當然半衰期短的問題就是要以靜脈點滴的方式持續注射, 好處是停藥之後快速恢復知覺 (快速感到疼痛).

藤澤藥品製造之「苦息樂卡因注射液」,藥品仿單上確實提到「惡性高熱」這個副作用。但目前通說認為局部麻醉劑是不會引起惡性高溫的。

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.

9 月 2021

週日 週一 週二 週三 週四 週五 週六
     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   

站務

  • 初次造訪本站者請先看這裡

i台灣

  • 反對承認波蘭╱中國醫學系台生走捷徑的學歷
  • Taiwan Has NEVER Been Part of China
  • 台灣國護照貼紙
    台灣國護照貼紙
  • 中国製品不買運動(チャイナフリー)
Blog powered by Typepad
Member since 08/2004